张天乐:争分夺秒不负生命之托
发布时间:2020-04-28 04:12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投稿邮箱:

河北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石家庄市第三医院神经外科护士张天乐争分夺秒不负生命之托张天乐在武汉市第七医院穿好防护装备准备进入重症监护室。 本人供图4月16日,从武汉归来的第

   河北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石家庄市第三医院神经外科护士张天乐争分夺秒不负生命之托张天乐在武汉市第七医院穿好防护装备准备进入重症监护室。

   本人供图4月16日,从武汉归来的第28天。

   张天乐依旧会不由自主地用手机搜寻武汉市第七医院的消息,“我觉得自己始终没有离开过那里,心情也依旧随着病人的安危起伏。

   ”作为河北支援湖北第一批医疗队重症组的一员,他曾在那里战斗了48个日日夜夜。

   因为情况紧急,张天乐1月27日到达武汉接受了短暂的应急培训,便进入了“战场”。 “虽是一名危重症专科护士,但第一次走进重症监护室,我还是紧张得出了一身汗。 ”张天乐说,飞沫、气溶胶都是新型冠状病毒传播的主要途径,而所有戴呼吸机的病人几乎都需要吸痰,所以走进监护室无疑就处于病毒的包围之中。

   “重症监护,生命相托;抢救病人,争分夺秒。

   ”深知肩上的责任,90后的张天乐义无反顾地迈进监护室的大门。 除了被感染的风险高,监护室里工作强度也是最大的。

   按照规定,医护人员工作4小时要出去休息1小时。 但是张天乐根本顾不上休息,常常是连续工作六七个小时。 患者随时可能出现突发状况,他要一刻不停地检视屏幕、连接管、各种仪器和病人状况。

   “从吸痰到俯卧位通气以及肺部物理治疗,病人的一切都依靠我们。 由于穿着好几层防护装备,我们消耗的体力成倍增加。 ”张天乐说。

   重症监护室里的第一个夜班,让张天乐至今难忘。

   刚接班,就遇到了一个患者的血氧饱和度突然下降,随后血压也开始下降,一番抢救后,患者的病情才稳定下来。

   这时,他早已大汗淋漓。 “衣服湿透了,眼罩雾气蜇得眼睛直流泪,我们还要继续奔走,给患者抽血。

   重症患者本来脉搏就弱,我们又戴着4层手套,根本摸不到血管,只能凭着感觉下针。 ”张天乐说,那一夜,衣服湿了干、干了又湿,他走了有15000多步。 下班回到宾馆时,累得已经走不动路。

   “我是年轻人,睡一觉就能满血复活,明天依然会冲在最前面!”那晚,他在日记里这样写道。 监护室里的日子,有苦也有甜。 2月下旬,病区里转来了年过七旬的张大爷。

   起初,老人的心情有些许的害怕与恐惧。

   张天乐得知后,主动走到老人床边,跟他谈心聊天,“我劝他不要害怕,只要有信心就一定能战胜病魔,平平安安回家。 虽然老人戴着呼吸机,但从表情里能看出,他的情绪已经开始慢慢放松。 ”看到张大爷用颤抖的手指了指旁边的水杯,张天乐赶忙把水杯送到了老人嘴边。

   由于使用了无创面罩,每次喝水的时间不能太长,张天乐就帮着老人先摘下面罩,喝上一口水,又赶紧戴上,吸氧后再喝水、再戴上……喝完水后张大爷已累得气喘吁吁,却吃力地竖起了大拇指。 那一刻,张天乐心里比吃了蜜还要甜。 重症监护室的日子,张天乐的心情随着病人的安危起伏。 只要看到有患者从监护室转入普通病房,张天乐都会特别开心。 3月3日,重症监护室终于有了空床,“治愈和好转的病人都多起来了,那天下班后,我们组的七个人个个兴高采烈。

   ”奋战在武汉市第七医院重症监护室里48天,抢救危重症患者78人,全体医护人员零感染——这是张天乐所在的河北支援湖北第一批医疗队重症组在武汉的战绩。

   “这组数字已烙刻在我们心底,这是成绩,更是激励,激励着我们继续与病魔战斗,去救治更多患者。 ”张天乐坚定地说。

   (记者董昌)。

阅读排行榜

编辑推荐

本站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