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嘉诚投资的长江汽车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65次
发布时间:2020-04-28 04:13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投稿邮箱:

明明已是柳媚花妍、春意正浓,但身为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江汽车)原一线员工的何明(化名),心里却一点都明朗不起来。 公司欠我近2万元的工资,我们去法院申请劳动仲

   明明已是柳媚花妍、春意正浓,但身为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江汽车)原一线员工的何明(化名),心里却一点都明朗不起来。

   “公司欠我近2万元的工资,我们去法院申请劳动仲裁,对方答应在去年12月31日前把拖欠的工资结清,但直到现在这笔钱都没有到账。

   ”2020年春节前夕,何明带着身上仅有的180元钱无奈地踏上了返乡之路。

   何明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像他这样被欠薪的长江汽车离职员工还有100多人。

   “给当初公司派来处理仲裁的人力总监打电话询问,他说自己也是打工的,没有办法,后来干脆不接电话了。

   ”对此,记者向长江汽车相关负责人求证,对方表示:“受政策、市场下行叠加影响,长江汽车发展确实遇到了一些困难,员工的薪资拖欠问题确实存在。 ”欠薪已久员工被迫离职据何明介绍,和他一起申请劳动仲裁的共有13人。

   从他保留的仲裁结果来看,按照协议规定,长江汽车应该分两次向这13名离职员工支付薪酬,合计金额约为万元。 “当时公司也没有通知拖欠工资,完全没有准备。

   连续几个月都没发工资,连生活费都没有了。 车间里的领导只是说经济紧张,也没有更高层的领导出面给个说法。 ”实际上,早在两年前,长江汽车就已经出现了欠薪苗头,资金紧张更是沉疴宿疾。 自2019年7月起,关于长江汽车欠薪停产的消息不断被媒体报道。

   如今,长江汽车的薪资拖欠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并且愈演愈烈。

   “2018年开始就有拖欠工资的情况了,但时间不长,一般是几天,最多一个月就补发了。

   从2019年2月份开始,欠薪越来越严重,一拖就是两三个月或是半年,甚至更长。 ”前长江汽车研发人员张林(化名)告诉记者,他在去年7月离职时,公司一共拖欠了近7万元工资,入职时承诺的十三薪制,也从来没有兑现。

   工资长期被拖欠,不少人因“耗不起”而被迫离职。 张林透露,2017年长江汽车研发中心大约有300名员工,目前已经不足50人。

   据记者了解,长江汽车不仅拖欠离职员工工资,在职员工也连续几个月没有发薪水。 “公司通知我是全休待岗人员,这期间发最低保障金,只是和工资一样都先欠着,没说什么时候会补发。 ”长江汽车在职员工康磊(化名)告诉记者,从过年到现在,自己一直在老家没有回杭州上班,公司也没有通知什么时候返岗。 乘用车产品仍未落地面对旷日持久的欠薪问题,长江汽车方面表示理解员工心情,希望能够给其一些时间,相关的历史问题会陆续解决。

   “一方面,我们正在与公司股东和潜在投资者保持沟通,将因疫情影响的融资计划继续推进;另一方面,我们也在采取积极的自救措施,包括但不限于开拓细分市场,与大客户签订延期交付协议等。

   ”上述长江汽车相关负责人表示,这些措施正在生效,预计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长江汽车的经营状态将得到逐渐改善。 实际上,早在2019年初,长江汽车就开始为同是造车新势力的零跑汽车代工,以期盘活闲置产能展开自救。

   公开资料显示,杭州长江汽车工厂于2016年4月正式投产,一期年产能为10万辆,二期产能为30万辆。 不过,零跑汽车的销量尚未成规模,成立至今累计销量1000多辆,这对长江汽车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加上近期零跑汽车副总裁赵刚“出走”,其产品规划和营销将受到影响,零跑汽车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国家大力支持”“新能源汽车是大趋势”“当时新能源汽车正热”……多名受访者均表示,这些正是他们当初选择加入长江汽车的原因。 “当时薪资待遇比较高,还特意查了股东方,发现有中信集团,还有李嘉诚的背景,感觉比较有前途。 ”正因为这样,张林才决定从传统车企离开,加盟这家“明星”企业。 尽管长江汽车是为数不多手握“双资质”的造成新势力,但其后续推出的产品令张林感到失望。

   “杭州市余杭区有关部门会向长江汽车订购纯电动公交车,但是杭州工厂没有公交生产线,只能向云南五龙汽车购买,然后挂上长江的牌子。 ”张林向记者透露。 乘用车方面,早在2016年,长江汽车曾发布了一款小型纯电动SUV,随后在2018年北京车展上亮相三款概念车,但直到现在这几款产品都未能落地。

   “这款纯电SUV早就研发出来了,但是新能源补贴门槛一再提升,拖到后面这款产品已经达不到补贴要求了,导致采购成本太高,缺乏竞争力而没能上市。 ”张林告诉记者。

   董事长卷入公司“内斗”值得关注的是,长江汽车面临的困局还远不止欠薪和资金吃紧。 启信宝显示,2019年3月至今,长江汽车被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等列为被执行人次数共计65次,累计执行标的超亿元。 不仅如此,今年1月4日,长江汽车董事长曹忠还被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限制高消费,案由显示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 更糟糕的是,长江汽车母公司五龙电动车(00729,HK)近期因股东控制权博弈引发高管“内斗”,作为五龙电动车董事会主席的曹忠深陷其中,风波不断。

   对此,长江汽车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公司处于非常艰难的时期,内忧外困,但我们没有丧失信心和斗志。 长江汽车有决心走出当前困境,进入良性发展的轨道。

   ”公开资料显示,长江汽车前身是在1996年挂牌的杭州长江客车有限公司,该公司最终濒临停产。 2013年,五龙电动车注资重组杭州长江客车有限公司,并将其更名为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

   李嘉诚曾多次增持五龙电动车股份,并一度成为其第三大股东。

   不过,五龙电动车自2011年以来,已连续9年亏损,李嘉诚也在不断减持股权。 如今,李嘉诚已不在五龙电动车前十大股东名单中,持股比例低于%。

   长江汽车重组之时,正是我国新能源汽车行业的风口期,资本市场持续掀起投资热潮。

   据了解,2013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进入推广应用阶段,主要依托应用示范城市开展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 按照当年的补贴标准,乘用车依据纯电续驶里程最高补贴6万元/辆、客车依据车长最高可补贴50万元/辆。

   如今,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车市充满挑战,长江汽车要想熬过寒冬,挑战不小。

   (责任编辑:戴贤军)中国网汽车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阅读排行榜

编辑推荐

本站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